云水间

聚散如云水,相失天地间

燃烧源自永无止境的愤怒

    重温了一遍Sd,发现原来我对三井的爱从未改变,哪怕我已经从他妹妹的年纪变成了可以被叫做学姐的年纪,而他的故事就戛然而止于17岁的那个夏天。

    一直想为他,不,应该说想为如此迷恋他的我,写点什么。那个男人,炎之男,三井寿。

    有一天无聊,自己一个人在那里列了几个本命,朱雀,三井,阿和,沈夜,陵越。。。赫然发现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

    他们全都是背负着什么东西踽踽独行的人。

(划掉)原来我的口味如此的狗血(划掉)

  

     Sd里有那个人可以被称为男孩呢。

    樱木是个超出一般人常识之外的阿米巴原虫,流川在某方面也是,赤木和木暮一看就是稳重可靠的好男人,仙道就如他的名字一样,如在红尘之外不可捉摸,宫城虽然个子小,心理年龄却直逼阿牧,洋平就更不必说,总觉得他是Sd中最有城府的人。

    而三井,少年得志,强极则辱,中二两载,浪子回头。一个男孩在成长过程中能够经历的一切,他都经历过了,而且是以最极端的方式。而归队后的三井,依然可以无视自己三年级的身份,和不良军团的几个人毫无障碍地打成一片。直到故事的最后,在某一个分镜的小小的一格里,留级的三井仍在和已经升为队长的宫城斗嘴拆台。他的谢幕定格在依然可以被称作男孩的时日。

     木暮被打掉眼镜的时候对三井说“你该长大了吧”

     让你失望了呢眼镜麻麻(划掉)

    逛XQ时看到有一段话,说有人问宅男为什么三井在宅男那边人气那么高,答曰:我初中时看他就好像一个可靠的学长,高中时看他就好像一个讲义气的哥们儿,工作了看他就好像看我儿子。怎能不喜欢他?

    底下立刻有神回复说:三井的男粉分两种,德男型和铁男型。

    立即笑喷。

    还有每个Sd怀旧楼必然会提起的话题“咪酱这个战五渣究竟怎么当上混混头头的”

    答曰:长得好,有钱,被黑社会当吉祥物宠着。

   继续笑喷2333

    三井的绰号是炎之男,他也确实如绰号一般。如果说樱木的光芒像太阳,来自本能的灿烂,三井的光芒就像火焰,源自永无止境的燃烧,又美丽又危险。

    赛场上三井总是显得很脆弱,两年的空白期加上心理的罪孽感带来的压力。最后一战山王战中木暮说三井总是认为自己不如两年前,总是觉得自己不被队伍所需要,而事实上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这么认为。

    所以在陵南战,他说:“我能做出的补偿,就是帮助他们打进全国大赛。”他一直带着这种赎罪心理在打球,直到山王战,他体力透支连站都站不稳,却仍然对着篮筐投球,因为他已经把所有的顾虑都托付给身边的队友,毫无保留地信任他们,直到这里,他才完完全全融入这支球队。迟到了两年,但时犹未晚。

    补漫画的时候,看到最后晴子的信里说“最寂寞的是三井”,总觉得有点心酸。前一页在球场上发光发热的炽烈少年,后一页就得收敛羽翼在现实的尘埃里摸爬滚打,担忧着诸如考不上大学这类琐碎又沉重的问题。

     你能想像没有篮球的三井吗?至少我不能。早期的同人里,总是设定三井在离开篮球队后一直在飘泊,叛逆的因子从未从这个男人身上消失过。他像每个刚刚感知到这个世界的规则的男孩一样,一直在愤怒,一直在燃烧。像一把红砂,抓在手里粗粝而灼热,扬起来就是一片洋洋洒洒的血红。我们曾经的样子,我们一直在怀念的样子,而怀念的前提是我们永远无法回去。

     宁愿毁灭也不愿平庸,这个男人身上有这种特质。所以在察觉自己不被队友所需要的时候,他用最决绝的方式离开。所以在和小自己两岁的学弟1On1不惜耍赖也要赢。像他在球场上一样,这个男人最支离破碎的时候,就是最灿烂的时候。

     前几天看了一篇三暮文《且听风吟》,结尾一段话印象深刻:

    “我侧过身来,仔细端详着这张曾经深爱过的脸,这才发现那些隐藏在细微痕迹中的沧桑。他的确不年轻了,周身不复记忆中昔日的光彩,那种因为愤怒而令人眩目的光彩。他挣扎得太久,太疲倦,甚至都遗忘了挣扎本身的意义。 
       直到此时,我才恍然大悟,我的三井,早已消失不见。只剩下现在这个倦怠的中年人,安睡在我的怀里,梦着不知在何处的明天…… ”

评论(6)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