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间

聚散如云水,相失天地间

写论文写到心烦气躁的时候,循环起了天极白垩宫的BGM。

每次路过天极宫都会停下很久,切换到走路模式,从水晶边上,沿着巨大的螺旋石阶,一步一步走到最高处。

好像就这么一直走,一步一步,就能触碰到天空。

自从12月7号晚上看完结局CG以后很长一段时间进入了贤者模式,高难本极蛮神开了之后就挂机发呆,法典也懒得刷。(通关快一周装等还只有148部队大腿都惊讶我是怎么满级的我会说?)

把能飞的地图飞了个遍,在萨雷安那里大片不能降落的水域换着坐骑玩水上滑板,从陆行鸟到肥鸡到飞空艇到幻龙(。感想是龙就是龙飞起来和鸡就是不一样(闭嘴

兜兜转转了那么多天,终于来到了巨龙首,从营地水晶,到神意之地,钢卫塔,极北之地,没有红名怪,BGM也无法触及的地方,3.0之前唯一能窥见伊修加德一角的地方。

在我还是个没到50级的咸鱼的时候,有一天骑着鸟被红名怪追着逃到了这个地方,却意外地发现这里少见的寂静,没有库尔扎斯昼夜不变的沉闷的管风琴奏鸣曲,只有细雪降落的声音。

雪地里走向那块墓碑,会留下脚印,5s之后脚印消失,我就这样走过去走回来,走了很久。

有点对不起老爷的是,没有做到从一而终。3.0一开就捏在手里的幻想药,本想让我的精灵男送老爷最后一程,然而还是没忍住,53级就嗑药变成了龙女。

57本剧情真心虐杀了我,虽然那段动画老早就看了,但我硬是没想到SE在出本后就直接捅了一刀。

会讲故事的人从来不怕剧透,就好像想象一万次打针的痛苦不如一次针头扎进肉里的疼。

我的龙娘在那一段动画里刚好瞳环被调成了接近水色的浅蓝,配合光线看上去有种含泪的错觉。

虽然我知道设定上这个世界的光之战士永远不会哭泣。

可是那个错觉中的表情,让我觉得光之战士第一次像个人。

第二次帮基友下57本的时候遇到一个白魔宝宝,打完了站在退出点那里不肯出去。

她说我不要出去,我不要老爷死QWQ。

如果我当时知道点了退出口,我的世界线里就再也没有这个NPC了,我会不会也是像她那样,流连在副本里面,在那个暖橙色的夕阳照耀下依然感受不到任何温暖的教皇厅里徘徊不去,仿佛禁锢在一段静止的时间里。

在那段时间里,艾默里克刚刚被援救出来,身边跟着露琪亚和艾斯蒂尼安,老爷在匆匆赶来的路上,虽然不在身边但有危险一定会冲过来把你护在身后。

如果我的账号就此下线,那么我的龙娘是不是就会永远地拥有“奥尔什方还活着”的时间。

57级主线之后,回到巨龙首很多次,自虐一样的不断找NPC对话,从不多的文本量里寻找那个人存在过的痕迹。

见到过很多30多级的新人对着空无一人的椅子过剧情。

也见到很多已经满级还执拗地顶着“银剑”称号的老司机,擦肩而过的时候都有一种神秘的默契。

最终还是脱下了一整套战女神装,下高难,刷法典,和部队的咸鱼一起开荒极云灭成狗。空闲时和基友哭诉法典套丑哭宁愿幻化成战女神。

毕竟两个世界的时间都在推进,那个人存在的痕迹不可挽回地正在消弭。

日常真正肝进起来总是很快,转眼间浑身上下就只剩一枚战女神戒指。

戒指上有福尔唐的家徽,黑底红纹的独角兽,那面伤痕累累的盾牌上唯一完好无损的地方,奥尔什方在殒命之地为他的挚友准备的一整套战装。

最终还是会为了装等摘掉吧,田园郡站街的人里已经不大看得见“银剑”的称号了,冒险者还要继续旅行,总有新的回忆覆盖旧的,世界那么广阔,总要有新的情绪去倾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