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间

聚散如云水,相失天地间

与基友爱と污的脑洞

大致是红A+马猴烧酒+石头门的各种梗

虽然是一条咸鱼,但是发出来的话,就会有“总有一天会把脑洞撸出来”的错觉呢(。

总之奥尔/光大法好啦(╯‵□′)╯︵┻━┻

求粮大大们!冰天雪地裸体托马斯回旋求粮啊啊啊!!!

FF14·肝武再临

看了眼前置要求本非洲人还是打算老老实实肝一把+6出来,至少最看脸的魂晶阶段已经过去了不是吗QVQ



黑魔的杖超好看!超好看!超好看!(尤其在对比了隔壁白魔之后(。

主职黑魔第一次感受到了官方粑粑的温暖QVQ


写论文写到心烦气躁的时候,循环起了天极白垩宫的BGM。

每次路过天极宫都会停下很久,切换到走路模式,从水晶边上,沿着巨大的螺旋石阶,一步一步走到最高处。

好像就这么一直走,一步一步,就能触碰到天空。

自从12月7号晚上看完结局CG以后很长一段时间进入了贤者模式,高难本极蛮神开了之后就挂机发呆,法典也懒得刷。(通关快一周装等还只有148部队大腿都惊讶我是怎么满级的我会说?)

把能飞的地图飞了个遍,在萨雷安那里大片不能降落的水域换着坐骑玩水上滑板,从陆行鸟到肥鸡到飞空艇到幻龙(。感想是龙就是龙飞起来和鸡就是不一样(闭嘴

兜兜转转了那么多天,终于来到了巨龙首,从营地水晶,到神意之地,钢卫塔,极北之地,没有红名怪,BGM也无法触及的地方,3.0之前唯一能窥见伊修加德一角的地方。

在我还是个没到50级的咸鱼的时候,有一天骑着鸟被红名怪追着逃到了这个地方,却意外地发现这里少见的寂静,没有库尔扎斯昼夜不变的沉闷的管风琴奏鸣曲,只有细雪降落的声音。

雪地里走向那块墓碑,会留下脚印,5s之后脚印消失,我就这样走过去走回来,走了很久。

有点对不起老爷的是,没有做到从一而终。3.0一开就捏在手里的幻想药,本想让我的精灵男送老爷最后一程,然而还是没忍住,53级就嗑药变成了龙女。

57本剧情真心虐杀了我,虽然那段动画老早就看了,但我硬是没想到SE在出本后就直接捅了一刀。

会讲故事的人从来不怕剧透,就好像想象一万次打针的痛苦不如一次针头扎进肉里的疼。

我的龙娘在那一段动画里刚好瞳环被调成了接近水色的浅蓝,配合光线看上去有种含泪的错觉。

虽然我知道设定上这个世界的光之战士永远不会哭泣。

可是那个错觉中的表情,让我觉得光之战士第一次像个人。

第二次帮基友下57本的时候遇到一个白魔宝宝,打完了站在退出点那里不肯出去。

她说我不要出去,我不要老爷死QWQ。

如果我当时知道点了退出口,我的世界线里就再也没有这个NPC了,我会不会也是像她那样,流连在副本里面,在那个暖橙色的夕阳照耀下依然感受不到任何温暖的教皇厅里徘徊不去,仿佛禁锢在一段静止的时间里。

在那段时间里,艾默里克刚刚被援救出来,身边跟着露琪亚和艾斯蒂尼安,老爷在匆匆赶来的路上,虽然不在身边但有危险一定会冲过来把你护在身后。

如果我的账号就此下线,那么我的龙娘是不是就会永远地拥有“奥尔什方还活着”的时间。

57级主线之后,回到巨龙首很多次,自虐一样的不断找NPC对话,从不多的文本量里寻找那个人存在过的痕迹。

见到过很多30多级的新人对着空无一人的椅子过剧情。

也见到很多已经满级还执拗地顶着“银剑”称号的老司机,擦肩而过的时候都有一种神秘的默契。

最终还是脱下了一整套战女神装,下高难,刷法典,和部队的咸鱼一起开荒极云灭成狗。空闲时和基友哭诉法典套丑哭宁愿幻化成战女神。

毕竟两个世界的时间都在推进,那个人存在的痕迹不可挽回地正在消弭。

日常真正肝进起来总是很快,转眼间浑身上下就只剩一枚战女神戒指。

戒指上有福尔唐的家徽,黑底红纹的独角兽,那面伤痕累累的盾牌上唯一完好无损的地方,奥尔什方在殒命之地为他的挚友准备的一整套战装。

最终还是会为了装等摘掉吧,田园郡站街的人里已经不大看得见“银剑”的称号了,冒险者还要继续旅行,总有新的回忆覆盖旧的,世界那么广阔,总要有新的情绪去倾注。




今晚我的声音是抛锚的火车

而你的名字,是伊修加德漫长的国境线

                                               ——2015.12.07 FF14 3.0  通关留念

一个人在宿舍悲愤地过清明。。。于是又涂了一张。

目测会有很多人送红茶嘛,那我就送历史书好了。。。(揍

话说一旦想要画杨脑海里总是第一个出现睡颜是怎么回事?!

迟到了一天的生日贺。。。

不过按照某人的信条,生日贺图什么的,在忌日之前准备好就可以了嘛(挖鼻

愿你就这样睡着,宇宙坍缩成原子也无所谓。

生日快乐,杨。

共犯 二

     第一次见到布雷特,艾吉并没有在他身上花费过多的感慨。

     美国漫游者队成立伊始,在选拔最后一位队员的比赛动员会上,这群一直被当做宇航员培养的精英们稍微有点儿无所适从。已经在编的四位成员身着统一制服,配备巨大的护目镜和对讲机,连金属上的反光都整齐划一。这异常肃穆的气氛搭配他们手中拿着的玩具一样的四驱车,混合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滑稽感。艾吉心里这样想着,嘴里就噗得笑出了声。

       此时正值宣讲台上的负责动员的演讲者最慷慨激昂的时候,“漫游者队胸前的星星。。。”被这一声嗤笑突兀地斩断,尴尬的静寂悬挂在半空。艾吉心中警铃大作,这个礼堂的收音效果非常好,不出意外的话不到两秒钟所有人都会直到罪魁祸首是谁,而以那群精英们超出寻常的荣誉感而言,他会被各种各样的视线戳成筛子。

       “漫游者队胸前的星星只会照耀胜利之途,星之所在,胜利所存。”

    与刚才的宣讲者浮夸的声线不同,突然切入的这个声音,几乎没有起伏,好像只不过说了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然而却让人不由得觉得他的话就是事实。

     宣讲者如梦初醒,充满技巧的华丽声线又一次充斥了整个礼堂。艾吉暗暗松了口气,向台上的四个人望去,然而他们依然面无表情,好像完全没有受到这个插曲的影响。

     视线逡巡几番未果,艾吉只好自己在心里暗自揣测:情感上他当然希望替他解围的是那四人中唯一一个高挑白皙的少女,但刚刚的声音毫无疑问是个男人,他只好略感遗憾的排除。而他也没法想象拥有那种沉静嗓音的是那个粗犷的壮汉或者脸上有雀斑的小个子。那么只剩下最后一个。 

       淡金色的头发被发胶牢牢地固定,头顶却有一簇碎发凌乱地垂在额前。皮肤比起艾吉来说颜色稍沉,嘴巴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有些过于秀气,哪怕紧紧地抿着也显出柔和的线条。

      啊啊,就是这个人呐,艾吉听见自己心里发出这样毫不感动的想法, 真是个各方面都不能给人惊喜的男人啊。

      当事人之一当然不会知道这样无礼的评价,事实上艾吉很快就把这个人抛诸脑后。而驱使他报名的动力,毫无疑问是那个扎这高高马尾,修长白皙的女孩子。      

两小时渣涂。。。

在B站重温总是能打开新大门。

比如这两只,童年完全没有印象,WGP某一集戳中诡异的萌点萌到飞起。

布雷特好特么受啊受,而且日版CV居然是伊藤健太郎这个傲娇受专业户OTZ

脑补一下两人独处时艾吉一边摘掉布雷特的大墨镜一边索吻。。。

”leader的眼睛只有我能看“

。。。雷萌雷萌的呢。。。

共犯

爆走兄弟  美国队  艾布艾

----------------------------------------------------

       今晚的星星很明亮,夜色如洗。窸窣的虫鸣和着远处隐约的汽笛。

       这样的夜晚,适合约会,适合分手,适合表白,适合暧昧,适合在经历一番都市奇谭后邂逅金发碧眼威风凛凛的美丽女骑士,也适合在月下搭救苍白纤细因抗拒本性而痛苦的吸血姬。。。

       但是为什么我要跟一个男人关在一起,去写一份给一个臭老头看的检讨?!

       “这是第137次了,艾吉。顺便,我在考虑是否应该控制一下你们的日常娱乐。这个国家的某些领域你似乎了解的略多呢。”

       那是因为在美国夜晚出现的只有可能是奇装异服的肌肉男和各种不明生物好吗!

       恶狠狠地(在心里)吐槽一番后,艾吉又一次拿起了笔。

       艾吉自认是个很坦荡的人,在私自比赛又输给星马豪后,面对面色不佳的教练,一人把整个责任包揽了下来。教练用他那充满低气压的视线扫射全队后,给艾吉和布雷特关了禁闭。

       ”诶?为什么leader也要。。。“

       ”因为他是leader,每一个队员犯错,他都是共犯。“

       那时的布雷特,像平时一样,大半张脸隐藏在墨镜下,但艾吉莫名地肯定他绝对非常平静地接受了。他就是这种会认同各种古怪理论的人,艾吉一直都很清楚。

       然而在看到早已写完检讨气定神闲地躺在床上看小说的布雷特时,艾吉不得不承认他们的leader在这种情况下确实有平静的资本。

       “艾吉,在你看来星马豪是个怎样的人?”一直默不作声的布雷特突然问道。

       星马豪吗?艾吉迅速在记忆里描绘出一个蓝色的、愤怒的小个子。单枪匹马到敌方阵营邀战,一声大喊卖掉了刚刚瞒过教练的米勒和所有美国队员呢,用不可思议的招数击败了burk blade,虽然说他现在落到这种境地都是这个小个子害的,但是。。。

      “真是完全讨厌不起来的人啊。感觉如果赛场上没有这家伙的话就太无趣了。”      

       “同感,我想如果我不是队长的话,也一定会和他私下单独较量一下吧。”

         “诶?leader你身为精英的警惕感呢?对方很可能是被派来刺探军情的间谍哦。“艾吉拖长了强调,模仿着教练的语气。

       “啊那种事情,对于victory来说应该是完全不予考虑的吧。如果其他队伍都这样高风亮节的话,我这个队长也能轻松不少啊。”

      被你这么评价的话,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生气呢。艾吉默默腹诽着。

      “我要睡了,关灯咯。”

        “诶诶诶诶!慢着,我还没。。。。。。可恶,所以说为什么这么美好的晚上我却要干这种事情啊啊啊啊!”

      “就算你把胡思乱想的时间分一半做正事也早该做完了。死心吧,不会有什么金发碧眼的骑士来和你签订契约的。”

    “我才没。。。。。等一下!!  leader你的娱乐项目看来也挺丰富的啊喂!”

-----------------------------------------------------------------------------